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。

成為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並不容易,成為一家專業、品質及信譽兼具的床墊工廠也並不容易。即使創業迄今將邁入第33個年頭,我們認為這仍是一個非常富有挑戰性且專業的工作,為顧客配置出身、心、靈兼具預算理想中的一張好床,過程中除了專業知識,還要倚重日積月累的經驗,是話術文字難以說明的。

我們只希望,您對於床墊的價值是要再確認的,材料之外,再確認真正的好是藏在一點一滴的細節,一分一秒累積的經驗,還有經年累月付諸努力的深刻情感。這一切的意義都取決於您怎麼看待床墊的價值,一切都因為你下決定選購,讓它發生的那一時刻而改變。

滿庭芳大小事,有我們在鄉下的生活,有閒話家常自家廠房的點點滴滴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好床,就是這樣一針一線縫出來的?】

發表 2019/04/23

手工縫床,不是什麼特別的事,要看是縫床墊的哪個部位。

我們就不討論縫得漂不漂亮,除非是肯花時間加上技術超群,論工整度應該是機器取勝,我們僅就床墊的包邊、打底的針扎棉,以及從外到內上下穿線固定材料,尤其是前二種的縫線比較來分享經驗。

床墊的包邊,就是將床面及側面布料車縫在一起的過程,絕多數的手工縫床指的就是這個部分。傳統縫床就是上下縫把正側兩面固定起來,把縫分抓好、抓好手縫間寬就沒太大的問題,說實在跟我們補褲子是有點像的。不過,曾親眼看過在飯店擺了已近20幾年的手工縫床,除了側面布料被擠壓的變成成有點波浪狀,總體還算是很穩固的。但跟現在大多同業在用的半自動的機器相比,真的很難說誰比較牢固,誰比較好。

打底的針扎棉,現在則多是U型釘槍用夾的。以人體常年不斷坐臥起身看來,U型釘是很有可能會鬆脫的,但若是用手工縫,抓好間寬縫的密且確保有適當的縐折,那固牢性絕對是非常厲害,要是有特別的縫法,例如愛馬仕HERMÈS的馬鞍雙針縫法,或像瑞典Hästens海絲騰床墊通過改變縫線的位置、角度和頻率,那更是不得了,縫法的技巧,也適用於前一段我們說明的包邊,出色的手工縫床的縫法能改變固牢度,超越機器應該是沒問題。

換個角度想,這些品牌都不是平價的手工品。手工縫床要縫成這樣精密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以一張手工縫的棉被來說,從展開一層層棉花,先交錯堆疊直鋪7、8層,再一針一線縫,還不是非常艱難的縫法,都要花上3小時,要是一張床墊從內材到包邊一針一線固定,這張床墊所下的時間成本、工藝以及最後的固牢度,肯定不會是多數人的荷包可以負擔得了。

由上至下固定材料的縫法我們就不再深入討論,不過得說,每一張床墊、從鋪床墊內料、車縫外布、套外布、包裝,幾乎每個部分都要經過手工,以台灣國內來說,應該沒有不出一、二家的規模可以達到全自動生產,所以應該每個人、每一張床墊都可以說是手工製作的吧,而一針一線縫出來的床真的比較好嗎?就看大家怎麼去思考囉!

【滿庭芳大小事|走在鄉間的小路上】

發表 2019/04/22

小時候的鄉間小路,真的是有很多老農牧童和暮歸老牛,現在已經很少見了,如果真的有頭大黃牛,還得擔心被人牽走。

藍天配朵夕陽,青青綠草悠悠,不一定要是稻浪,才有療癒人心的綠田,這種野草清的發亮,讓田變成一座座綠寶石方塊,鄰近的鵝鴨們,快來吃吧,這裡可以吃的飽飽飽!後方綿延的大地,有很多綠色的層次,有秧苗的翠綠,有竹林的松綠,有野花的葉綠,田埂上的苔癬綠、還有火龍果苗的深綠,若在清晨,這片大地會帶著露水,遠看像披著ㄧ片琥珀的光,美的發亮。

巷子哩,三合院旁客家婦人正披著、掛著、擺著,曬著自己醃漬,剛出密封桶的酸菜,辛苦中,笑意卻都寫滿臉上。

「阿梅(客家話的意思是伯母),這都是你用的啊?這麼多!」

「是啊!,你是不是那個XXX的兒子啊,長這麼大囉,上次看見你,還在地上爬勒~」

自從阿婆(奶奶)離開後,以後自己家裡要吃到醃酸菜就不容易囉!回憶裡,醃酸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得先把菜挑好洗好,交疊放進大桶子,及放進很多的鹽巴,接著阿婆會要小朋友們把腳搓洗乾淨,上去一直踩一直踩,最後還要搬上好重好重的石頭把菜壓的緊實,套上幾層塑膠袋密封存放幾個月後才能開桶。阿婆更年邁後,搬不動石頭,就換成我們來搬囉。

又是櫻花、又是農房,還有跌落在小圳的貨櫃車,這裡有很多樸實無華的景色,也有啼笑皆非地故事,雖然人事已非,但無論春夏與秋冬,鄉下都是一樣青翠一樣美好,隨意地大聲哼唱,任思緒在風中飛揚,落寞愁懺真的都會隨晚風飄散,遺忘在鄉間的小路上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白色力量,來一場最純淨的床墊革命】

發表 2019/04/20

無論說它是棉花、麵線、豆腐還是雲朵,你都不能小看這股床墊的白色力量。

白色是一種溫和又自信的顏色,日系的無印良品、UNIQLO正是代表,白色也有尊榮感,特別是漾著光澤的珍珠白,歐美時裝品牌CHANEL就是全然的珍珠白。而且不只紡織品,就連汽車烤漆也是,白色不僅是連年榮登最受歡迎的汽車烤漆顏色,全球銷售的車輛中,白色就占了 39%,其中純白占 26%、珍珠白占 13%。

長久以來,白色床墊一直是歐美床墊的主流色系,但直到這幾年,白色床墊才開始獲得國內大眾青睞。過去不受歡迎的原因當然就是「怕髒」,高溫高濕是白色的敵人,只要遇上高溫高濕就容易讓布料織物發黃,床墊又是人們經常使用的用品,在沒辦法清洗的情況下,長年的體溫、濕氣色素跟髒污根本是不可以避免的問題。

但要說怕髒這點,我們得為白色平反一下,所有的紡織品都會發黃或沾染汙漬,只是「白色」床墊是「看得見」的髒,而深色的織品則是「看不見」的髒囉。

不過床墊的白色,其實可細分為很多的白,有些白色布料碼重低,看起來便過薄,有些則因為紗線本身的伸縮性或裁切問題,最終床墊布面感覺鬆鬆垮垮,還有因紗線本身特性而顏色偏黃……等,不同的白能顯俗顯廉價,也能溫潤人文或高級時髦!

在我們看來,純度較高的白色很適合搭配線條、方格、圓形等幾何形狀的車花,因為布面看起來有活力四射的青春氣息,也能造就直觀上舒適、輕柔,看起來就很想睡的感受,要是再配上任何素色的床側(沿)布,時髦度會更勝一籌;而純棉、天絲、海藻紗等天然纖維的白色紗線通常帶黃,但質感厚實、且帶有恬適感,厚實一點搭配任何一種車花都能表現其質地與溫潤的特質,是我們最好的選擇……白色,真的是一門看來簡單,卻非常值得探討的色彩學。

而這股白色力量——最純淨的床墊革命究竟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?我們也不知道,不過白色是十分經典的顏色,短時間是不會降溫的,就分享一些近期生產的白色床墊給大家欣賞吧~

【滿庭芳大小事|老同學,好久不見】

發表 2019/04/18

前天有位朋友來工廠裡選床,我們彼此相見,都認不出來,卻好似孰悉,在相互對談中漸漸地一絲絲的記憶出現......原來我們都是同屆同班的國小同學。

 

「我覺得妳好眼熟,好像哪裡看過妳?」

「我也覺得,你……是什麼國小畢業的?」

XX國小。」

「我也是,那你……是幾年次的?~」
「我XX年次的啊!」
「我也是ㄟ,該不會我們同班吧!」

「應該不會吧,我都沒有跟國小同學聯絡過呢!」

「你……是不是叫張…X……X

 

人生的安排我們永遠不知,在聚散分離的人生旅途中,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軌跡上,能認識又再相遇,何況二、三十年前的小學同學喊出你的名字,當下片刻的溫馨難以言喻,真可以說是一種幸運,這種幸運不是每個人生都能遇到的。

 

她剛出世七個多月的小女孩,張著大眼珠盯著認人,特別文靜,哥哥卻十分活潑,在工廠裡跑酷,在彈簧床上蹦跳,停下休息,還會記得妹妹,想盡辦法逗妹妹笑。離開前,他從幾張心愛的畫紙理,遞上一張送給我們。

 

妹妹啊,你會期待你會走路的那天嗎?以後你也會像愛護你的哥哥一樣,學會去逗著想珍惜的人笑嗎?哥哥啊,知道即將上幼稚園的你,會有很多新朋友陪你歡歌笑語,多年的多年以後,你們的生命也會經由人生中不同的片段與回憶這樣被串起來。

 

謝謝你,老同學,這是一段非常難忘的相遇,祝福彼此享有更美好幸福的未來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三代同堂福氣多,為家人客製各自專屬的一張床】

發表 2019/04/13

客人購新房得添新床,蒞臨時全家人到齊十分熱鬧。經過詳細地詢問睡眠狀況、引導床墊試躺,判斷其各種睡姿的支撐力及服貼性、分享工序、經驗與建議後……感謝熱情活潑的一家人都極有耐心,願意花時間與我們充分溝通,至少有1.5個小時逾完成選購。

 

許多使用過我們床墊的老鄰居及老顧客會不吝地幫忙推薦,但其實我們一向害羞,畢竟我們只是盡好本份,身為邁入34年的製造工廠,老實說我們比顧客都更擔心用不實在的材料,每一天都戰戰兢兢的製造每一張床墊。

 

送交當日,一眼望見簡潔俐落的獨棟透天房,屋外還有一座狹長庭院,美得以為是樣品屋!老人家、夫妻、哥哥及弟弟們,各自有一間私人獨享的領域,裡頭雖然是家人們各自挑選的家具及床墊,但整體空間卻都有沉穩、人文的氣質。雖然雙人加大的床墊很不好搬,且分居在三個樓層,但我們早準備就緒,三個同仁一起出征,兩兩一組分批上樓,即使汗流浹背仍算一切順利。

 

現在的社會型態多半是小家庭,傳統的大家庭已不多見,不過在台灣三代同堂的情形還算常見,我們這裡早期也是算三代同堂,不過是屬住在附近,比鄰而居的折衷型態,在我們的記憶理,三代同堂的家能家務分擔、育兒經驗傳承、就近互動,有一舉多得的幸福,對於家庭成員的相互照護上,也是十分強而有力的助益。看見這家人的相互關懷、隔代間的互動及和諧關係,小孩、父母、長輩扮演不同時代間的良好特質,三代同堂真是福氣多多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安養院捐贈,為長者提供舒適之坐】

發表 2019/04/13

「阿姨,每次你說兒女不在台灣,一個人帶著2個小孫女,要載她們上學、照三餐餵食,陪它們寫作業,每天好辛苦,那問妳噢~要選的話,妳要照顧小孩子還是老人家?」

「當然是小孩子啊!」

60 幾歲的阿姨說,老後的艱難、長照的辛苦,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懂的,況且很多老人家是沒有自理能力的,若是日漸無力或是失智等狀況,那種累是難以言喻的。

回想過去在醫院照顧爺爺的時候,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才能將他從床上移位到輪椅上,再單獨幫他洗澡,似乎感同身受,而那些抱著為長者服務的心,長期在安養院服務的照服人員可真是無畏勞苦啊。

帶著這樣的心情,一早下著細雨,天氣陰晴不定,我們三位同仁帶著一批捐贈的輪椅墊及靠枕專車前往。

這次輪椅墊的捐贈,雖然不是高檔的液態凝膠、氣囊式坐墊,更是無償捐贈,但為了提升減壓和支撐,降低普通泡棉坐墊屁股直接「觸底」容易生成壓瘡的問題,我們從耐重度、穩定性、散熱性、摩擦性等都有考量,還做了幾次不同的版本讓鄰居試用。

我們的考量,來自過去三十多年來的床墊製造經驗,同理也適用於枕頭、坐墊、或靠墊上。例如許多老年人喜歡睡硬床,但床墊除了硬,也該重視釋壓性的問題,尤其側睡睡姿,壓力會由單側肩膀、臀側與大腿平均分攤,若沒有足夠的舒適層用料保護,壓力會造成局部血液循環受到阻礙,持續缺氧而造成細胞死亡,特別在明顯的骨頭突起處。

此外,或像悶熱流汗的問題。許多人不知道,皮膚表面溫度上升會使細胞代謝率增高,而降低對缺氧的耐受性,進而加快附近組織壞死。皮膚長期維持在潮濕的狀態,細胞組織則變得鬆軟而脆弱,亦會令皮膚破損的機會增加,因此透氣性的布料也是十分重要。

除了這些考量,當然還要裁縫師傅們,將純手工製作的坐墊,做得穩固牢靠,感謝他們的盡責,支撐著老人家移動之路的臀部舒適性,對於這家安養院裡,多是短期乘坐輪椅的老人家們,相信會有很大幫助。還有最重要的照服人員們,照顧老人家所需要細心與警覺心,其辛苦與挑戰沒有多少人真正能體會,但謝謝妳們,讓許多無力照顧老人家的家庭有了專業與安心的選擇,我們能幫得上忙的,也會持續努力,一起加油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20年磨一劍,舊商標變年輕了】

發表 2019/04/10

老商標改版,從來都是很不容易的事。

記得十多年前,WINDOWS 要從 XP 換成 WIN7,面對整個介面的大變動,市場上罵聲連連,我們一開始用也是綁手綁腳的。不過誰也沒想到,十年後的今天,WIN7 成為所有版本中使用者最多的,即便有新的版本出現,一群死忠粉絲仍然不願更新…….而我們面對著「雷門」舊商標換穿新衣,戰戰兢兢,一方面不捨,也擔心客戶們看不習慣,但借鏡WIN7 的例子,相對於新商標,我們有更多期許,決定大步向前。

我們在新雷門商標下了很多心思。

比如原本的暗色系,直觀上有美式、傳統、硬派的風格,若想讓它年輕化,得先將原本的顏色色度一改從前。

我們先把藍色底換成大面積的白色,並將原有的商標主色調「白、紅、藍」三色,全部調高亮度。「白」代表的是純淨,「紅」是雷門的硬頸精神,「藍」是穩重而理性的科學驗證。而中心的徽章,象徵雷門的紀念性及品質保證,更經典更現代也更年輕。

「雷門」從註冊至今20多年了,在批發市場上持續受到客戶青睞,還記得當初,我們的創辦人到東京淺草寺旅遊,看見門口高掛「雷門」兩字的大紅燈籠,就非常中意。回國後,用這硬氣形象,打造出床款並以之命名,沒想到就此歷久不衰,成為我們的經典款式。主打一家五代同堂都能睡得舒適,這張床雖是硬漢,卻也能鐵漢柔情,希望在往後的數十個年頭,雷門這位老朋友,能繼續守護著每位客人的睡眠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莫忘初衷的新版工作單】

發表 2019/04/04

客人永遠不會看見的內部工作單,就趁這此改版讓大家偷看一下吧!

工作單,是在客人確認訂單後,最終交給師傅們製作的生產順序單。每張訂單都會一起夾在工作臺旁的大鐵夾(也用了20幾年),但每張工作單,不一定只有一張床墊明細,而且交貨日期不一,所以得一張一張翻閱,如果完成了,師傅就會用筆劃掉或是抽單。回想早年台灣經濟發達內需產量大的時候,訂單如雪片般飛來,師傅們看到厚厚一疊還會怕呢!

不過還真快,一下子7000多個日子就過去了,卻算不出來用了多少數量。要知道這個版型,前後經歷多少位同事書寫,以前還有香港、巴西的師傅曾以英文下筆,一筆一劃都是痕跡,五味雜陳在心頭。

舊的沒有不好,但畢竟現在床墊製造工序跟舊時不一樣了,表格如欄列就有必要性的寬度調整,而更新,無非是要貼近使用者的需求。所以改版工作單的每一個文字字型、欄寬版型等,都是我們親力親為,去觀察同事使用習慣並詢問需求,再三地校正修訂,約莫10多天才完成。

改變需要一步步地進行,雖然這回沿用紙本印刷,但我們仍將朝無紙化作業邁進,此外,我們把創業初衷的一段話放入工作單,希望師傅時時銘記在心,為客人把關好每一張床墊的品質。

「訂製廠在客人眼前只有一次機會,秉持「真材實料,以誠相待」的初衷,我們要讓客人見到背後所下的很多功夫,發現外觀上1%的與眾不同。」

【滿庭芳大小事|「一生懸命」的職人精神】

發表 2019/03/20

床墊往往給人們只是堅固、耐用的印象,但隨著時代的趨勢加上技術的研發改良,床墊被賦予更人性化的視覺設計及實用性,逐漸成為舒適、環保、健康甚至兼具獨特風格的生活享受。

 

外觀上,我們提供許多不同品味的樣式,讓客人自由選配,功能上,我們為了符合更多消費者的需求,從紡織品、發泡材料、鋼線彈簧等,提出多樣化的種類供客人挑選,並且依照客人的需求,經過充分討論後,調整尺寸、材質、厚薄、功能,堅持打造出「毫釐之間,一分錢一分貨」的床墊。

 

滿庭芳床業的創辦人承襲1966年創立「AIRLAND 雅蘭床業」其技術及指導,在當時該品牌算是香港床墊的指標之一,也曾風靡台灣,70年代的台灣民眾可能多有認識。在早年學做稻床、手工縫床的時代,學徒們好不容易獨力完成一張床墊,香港老師傅卻叫他們上去跳,沒有壞和走樣,才是一張基本合格的床墊,這樣的用心至今深植老老闆心中。

 

也因此,我們的工廠師傅從資深至年輕,皆保有凡事用心的付出,全心全意,帶著經驗和感情用心製作的精神。近年來,國內外良莠不齊製造的原料傾銷台灣,尤其黑心製品讓消費者失去信心,市場價格混濁的年代,但我們對於品質的要求沒有動搖,我們相信,床墊最貼近生活的表現,是像家人陪伴一般,實在而長久、安心,

 

床墊工廠邁入第34年了,我們深知訂製廠在客人眼前只有一次機會,無論購買與否,秉持「真材實料,以誠相待」的初衷,我們更期望客人見到背後我們所下的功夫,發掘那外觀上看不見的與眾不同。

【滿庭芳大小事|師傅做的好床,自己用心拍】

發表 2019/03/19

我們連攝影都自己來。

前些日子的綿綿細雨,下到工廠裡同事們都要憂鬱了,一早就請司機大哥、同事共三四個人浩浩蕩蕩把我們自己釘、自己繃布的大布景搬了出來,卻又因雨擔心拍照進度要延後了,沒想到下午居然奇蹟放晴,真是阿密陀佛天助我們也,也很慶幸工廠在鄉下,擁有被田野包圍的一大片前院,想在哪拍都不成問題。

下午的光影很美,陽光chill得很可以,一切就緒後,在工廠開拍屬於滿庭芳的商業大片。不同於一般漂漂亮亮的搭景後製,這裡沒有美麗的家具,也沒有漂亮的 Model 襯托,只有一片純白的布景,一切從簡,把最重要部分留給床墊本身。

純淨、簡約、自然,我們喜歡自然,比起多餘的裝飾性功能,我們更願意花更多的時間把每一張床墊做好一張床。

一張好床從無到有,經過工廠多位師傅之手,帶著經驗和感情用心製作。拍攝的時候,總會有一份慎重的心情,希望能透過照片,把師傅們對床的用心傳達出去。

不過如何精準的帶領主角床墊,抓出細節、角度,大概是最困難的部分。為了這張床,攝影同事在地上打滾、用盡各種奇特姿勢,到底是練體操還是跳舞,真是辛苦了。陸續按下快門,從前置作業到完成將近4個小時,也讓我們搞不清自己是否在夢裡,檢視照片時,才發現同個角度拍了不下十幾次。一起來看看最後的成果吧!

量身製訂 家人好床滿庭芳床業 床墊工廠 Since 1985
Tel. 03.4757288   03.4852988   Fax. 03.4759079  
Add. 桃園市楊梅區楊湖路二段615巷91號 
平日20:00前   週六17:00前   週日12:30前
經濟部工廠登記證編號:99-621954-00
Web. www.mattress.tw     Email. mattress.tw@gmail.com

滿庭芳床墊_Facebook

滿庭芳床墊_Line好友

滿庭芳床墊_Instagram